以物质生活的古雅成就精神世界的精致当为君子之追求

发布时间:2018-06-20 15:53:17

以物质生活的古雅成就精神世界的精致当为君子之追求

  审美具有时代性,由精英阶层所引导的审美,则为一朝之气象。宋代以降,文风盛行,上至达官士夫,下至文人阶层,整个社会风气都透露出一股精致之气,甚至出现摹古之风潮。而晚明由文人所缔造的生活方式,则将精致之气演化成君子的精神旨归。今世之人,格物置景,不管宫廷之器,还是文房之物,甚至佛像供器,皆可雅望旧时风华。以物质生活的古雅,成就精神世界的精致,当为君子之追求。

  先人造物,便于物中凝固一个时代的器用之美。《北齐书》有载:『世以古物,历代宝之』。先人对古物之用,处以珍宝之心,这是对精致之气的归崇。时代不可逆,精神可流传。与美的距离,可以由格物置景的方式唤醒。『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』,把审美当作一种素养之人,则似『心有猛虎』,这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与敬仰;心怀审美意识之人,则如『细嗅蔷薇』,这是对古典精致的欣慕与向往。心中有对精致的追求,则不会让世间尘芥妨碍整个生命的和谐。

  『心有猛虎』,是一种肃穆的精致。沉香献瑞,集天地之灵气;紫檀成塔,供五蕴之空明;黄杨嵌珍,收人间之万象。寿山温润,白玉无暇,以自然之姿,入君子之室;熏炉鼎彝,瑞兽闲消,以万物之态,呈供奉之意。物之美,不仅在于造物之工巧,更在于每一件器物上,都含蓄着岁月的洗礼,凝聚着使生命具有仪式感的力量。先人有谓:『如将不尽,与古为新』,传统永远不是复古,我们可与古为徒,于传承中出造物之精气。

  『细嗅蔷薇』,是一种崇文的精致。杯盎几案,可栖游以逸身心;文房真赏,可治学以安性灵。瓶中插花,盆中养石,于世人而论虽为寻常之物,但于君子而言却乃寄情之器。先人有谓『士大夫之博雅好古者,遂往无虚日』。博雅细赏,心怀充盈。砚屏成画,几案随形。以香器清供,则入禅境;以砚台清心,则近文气;以随形之物清赏,则释尘虑。古物难得,兼资博览,文房连接着文士对内外世界的观察与独处,于容膝之所中,自生一番精致之气。

  无论是宫廷之器,还是雅玩之物,都可以在空间中,以格物置景的方式,还原其最具韵味的一面。莅临布展现场之人,可根据心中所想,自己掌握空间与人的关系,置景呈现出器物最符合空间的气息,我们于空间的置景之中,便可将器物之美融入现实生活。

  有人说『中国文化正在粗鄙化』,放眼当下,低级审美与趣味充斥着现实与网络,中国人的鉴古雅藏之中也不例外,急待正本清源。北京巨力国际留心器物本末,格物置景,聚之见道,以美为趣味,为重拾精致之气略尽绵薄,毕竟这曾是华夏的模样。

  温馨提示:来源:拙觉。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及时告知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或撤销;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,我们崇尚分享。